财新传媒
2013年11月12日 11:03

“茅陈争论”的一点儿心得

今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公布后,研究经济的物理学家陈平教授与一直关注国内改革和经济学思想传播的茅于轼教授展开讨论,从检验真理的标准是实践还是逻辑开始,将讨论延伸至经济学方法论和认识论。通过反复研读参与讨论各方的文章,确实获益菲浅,而这种讨论确实是国内经济学教育中所缺失的。

随着讨论的深入,从本人学习经济学、思考经济学问题的体会讲,有几点不成熟的想法。

一是关于诺贝尔经济......

阅读全文>>
2013年11月06日 16:21

深化改革的核心就是从根本上转变政府的职能

本周末十八届三中全会就要召开了,国内、国外关于三中全会是否会出台改革措施的争论不断,各种论文、论坛也不断从各个角度提出构想。人们对深化改革的期望可以从中看得清清楚楚。

虽然中间还有很多争论,从我有限的知识和判断讲,深化改革最主要的任务就是转变政府职能。

相对于改革开放前的计划经济时代,三十多年来我们的确在很多企业领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在很大程度上推动了经济的发展,但与此同时,我们又建立了相当严密、繁杂的行政管制制度:

比如我们向民间资本、外商开放了很多投资领域,但与此同时我们又设定了许多审批事项,在哪里投,投多少,资本要投多少,占多少地,产能产量多大,生产什......

阅读全文>>
2013年11月04日 13:16

“利率走廊”操作在我国存在的问题

根据近期的一些研究,全球各主要央行对央行核心利率的调整都采取了“利率走廊”的方式。所谓“利率走廊”,简单说就是央行对金融机构的超额准备支付利息,由此形成一个利率下限,同时央行对金融机构超额准备不足的部分进行融资,并收取利息,由此形成利率上限。央行通过控制利率的上下限,形成一个利率走廊,当市场利率在这个区间中时,央行可以明显地减少公开市场业务操作的频次,从而使市场利率处于自发调节状态中。

“利率走廊”原来是加拿大、澳大利亚、欧盟等经济体央行采用的操作手段,这两年,美国也逐渐采取这种方式。2012年我国央行的一项研究奖一等奖获奖研究成果也是研究这个问题的,而且这......

阅读全文>>
2013年11月03日 22:25

国内教育:孩子们学到了什么?(三)

清代思想家龚自珍在研究春秋战国史后有一个总结,大意是“欲亡其国,先去其史”。这句话是非常深刻的。一个国家历史记载了这个国家兴衰,记载了这个国家的思想文化发展,记载了这个国家仁人志士,表面上看是一件件事,一个个人,但其承载的却是这个国家的文化、思想、和价值体系。如果一个国家的历史教育不能给后人清晰的历史图景,不能用史实史料反映历史,那将是灾难性的混乱。

可惜,我们的历史教育在很多方面就是这样的。

比如在近代史教育中,我们对于西方列强侵略的基本叙述架构是这样的“西方某国找了个借口,然后就出兵,腐败无能的清政府兵败,于是签订了不平等条约”。从鸦片战争,到抗日战争的......

阅读全文>>
2013年10月25日 18:05

国内教育:孩子们学到了什么?(二)

在上篇博客中我说了关于国内教育中有关科学素养的一些看法,之所以有这些想法,是和具体的教育方式相关的。
比如在国内的中学,有关数学、物理、化学、生物等自然科学课程的学习都简化成了背诵:定律、定理、公式、方程、分子式、符号等等,科学思维中最重要的假设、推理、论证荡然无存。包括历史课,也是简单的时间、地点、人物、意义等的组合。
前不久看到一个博文,讲中日美关于历史教育的。
美国老师问忽必烈的父亲如果早死几年,世界会发生哪些变化。学生查了文献知道忽必烈的父亲是窝阔台,窝阔台则发动了蒙古国的第一次西征。于是学生就围绕着窝阔台的作用、西征、西征带来对欧洲的人口流动、疾病......
阅读全文>>
2013年10月20日 21:50

国内教育:孩子们学到了什么?(一)

朋友的孩子在美国读高中,小聚时不无得意地告诉我:孩子在美国参加一个5公里越野跑中得了全校第4名。

听了这个消息我还是相当吃惊的。他的孩子善跑我是早就听说了,初中时在北京的一所著名中学,连年都是学校的短跑冠军。

但当时我对这个成绩并不以为然。想想看,从两岁就开始上亲子班,幼儿园就开始学认字、算术、英语、画画、音乐,上了小学又开始考钢琴、跳舞、口语等各种级,学奥数,参加各种竞赛的孩子,每周只有三节体育课,老师恨不得把课间都占上讲题,周末、假期都布置无数作业的北京小孩,体育素质能有多好?我一直以为在北京这个小圈子里得冠军,那只不过是瘸子里的将军罢了。所以在美国的中学里,在全校能得5公里第......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