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自在卷舒 > 谨防“碳达峰危机”

谨防“碳达峰危机”

近几个月来,尤其是去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碳达峰、碳中和列入今年的重点工作,以及今年两会报告中,将这一议题突出提及以后,各地、各部门围绕这个话题的政策越来越多,有的地方是停止审批碳排放比较多的项目,有的则是对刚刚制订的十四五规划中有关项目进行重新审议、评估,还有行业出人意料地提出率先碳达峰时间表。这些争先恐后的表态,很有可能制造一场由好事(碳达峰碳中和)引发的坏事(通胀甚至危机)。
一、我国经济的增长仍要消耗大量化石能源。2020年我国经济规模突破100万亿克大关,能源消费也达到49.8亿吨标煤。相对于过去,能效进一步提高。但我国的能源禀赋是多煤贫油少气,煤电在我国发电装机结构中占比虽然在稳步下降,但仍达到49%。燃油车在机动车中仍占绝大多数,石油既是重要的能源,也是重要的化工材料。
二、我国的居民生活水平还要持续提高。2019年我国乙烯产量突破2000万吨,人均消费乙烯当量36.6KG,远低于美国的87KG、欧洲的56KG、日本的47KG。未来随着我国人均收入水平的提高,人均乙烯消费量、能源消费量仍将进一步提升。
三、现有产业结构需要深度调整。从我国目前碳排放量的行业规模看,钢铁、石化、电力、建筑等行业在我国的碳放量中居各行业前列。而这些行业通常都是重资产、高负债、用工多等特点。要调整这些行业在国民经济中的比重,或者调整其生产工艺,需要较长时间或者投入大量研究经费及设备改造支出。
四、新能源建设不可能一蹴而就。目前清洁能源在我国的能源消费中占比为24%,如果朝着碳中和的目标发展,未来还要进行上百万亿的投资。据清华大学气候变化与可持续发展研究院的研究,在今后30年,中国若要接近实现净零排放,需要低碳投资138万亿元。我国目前的整体杠杆率已经接近270%,在世界各国中也属比较高,如何在未来控制总杠杆率的背景下,实现上述投资是一个需要着力解决的问题。
通过以上几方面可以看出,3060目标是实现对世界的未来是重要的,对我国的未来也是重要的,但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仍面临许多需要解决的问题,如果不考虑经济增长、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债务的可承受能力,就有可能引发一系列的问题:比如过度追求能源消费的去碳化,不适当的压缩煤炭的生产与消费,就可能造成煤炭价格暴涨和电力成本增高;如果不考虑光伏发展从石英砂、多晶硅、单晶硅到硅片、光伏发电组件、发电站占地等一系列因素,就可能扰乱光伏产业链的发展,同样导致发电成本的提高,还有钢铁、电解铝、建筑等也面临同样的问题,这些都会成为诱发通货膨胀的因素。如果一些高碳行业在这一过程中,骤然得不到金融支持,导致资金链断裂、生产经营停滞,就会造成工人失业、正常的供给中断,给金融体系造成大量不良资产,债务违约,这些有可能引发金融甚至经济危机。
多欧美国家的实践看,它们实现碳达峰已经很多年了,但碳减排的步伐非常慢,这其中涉及到很多方面的因素,有新能源的发展、有技术、有资金等。在这个过程中,切忌用搞运动的方式,在追求短期政绩的方式推动碳达峰行动,还是要以尊重科学、循序渐进、统筹协调为指导,从而避免出现“碳达峰危机”。
 



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