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自在卷舒 > 不妨从证监会改革入手推动行政及金融改革

不妨从证监会改革入手推动行政及金融改革

去年6月中旬A股市场爆发股灾前后,证监会不仅事先未有任何预警,觉察,事后也拿不回来可信、可靠的融资融券杠杆数据,市场分析、判断莫衷一是,完全凭个人感觉。而且在救市策略上,也完全没有专业监管机构的水平。

尽管如此,证监会也未能在市场初步启稳后,向社会、各投资者提交一份资料详实、数据可靠、逻辑清晰的研究报告。

其后匆匆推出“熔断机制”,在已经有T+1,涨跌停板制度的前提下,被投资者讽为“结扎了又戴套”。

从1月4日起,熔断机制实行4天,4次熔断,市值跌去6.6万亿,更是创下了市场10 点停牌,比涨跌停板制下流动性更差的市场状况。

这些现象说明,目前证监会的专业水平已经完全不能适应我国资本市场发展的水平。我国的资本市场发育水平与市场经济发达国家相比,还处于初级阶段,还有大量的金融工具需要创新,未来与国际市场的联系将更为紧密。如此监管水平,事实上是不可能承担此重任的。

证监会如此低下的专业水平并不是突如其来的。

在我国传统的行政管理体制下,证监会一方面承担着大量的监管任务,管市场、管机构、管产品、管行为、管价格,一方面却又以级别为基本工具对官员进行管理,而不是专业水平。这就使得监管者不懂监管对象,既没有懂的专业、从业基础,又没有懂的动机和积极性。证监会不少干部利用手中的权利寻租,或者直接到被监管机构任职,使得不懂市场、不愿监管成为普遍现象。长此以往,中国资本市场的非正常波动将是不可避免的。只有从根本上改变传统的以“官”为核心的选、任、管、评模式,才有可能打造一个与我国资本市场发展水平相适应的监管体系。

基于对去年6月以来A股市场的波动,不妨从证监会改革入手,积极推动行政体制以及金融领域的改革。

重新界定监管部门、交易所和金融机构的行为边界,监管部门的监管职责回到维护市场交易秩序、保护公众利益、依法打击金融犯罪上来。

切断监管部门干部直接到被监管机构任职,尤其是中层以上职务的通道,设置不少于3年的过渡期。

取消上海、深圳证交所及各类证券机构,乃至全部金融机构的行政级别。

加大金融监管部门市场化招聘、管理力度,弱化直至取消级别管理。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