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自在卷舒 > 如何遏制地方政府的“有为”冲动

如何遏制地方政府的“有为”冲动

前两天看到了一篇旧闻,是去年3月17日新华网山东频道上发布的“山东菏泽推介60个PPP项目 计划总投资649.2亿”。虽然是条旧闻,仍不免让我惊讶。荷泽在我印象中并不是一个富裕的地方,不知它想如何推进如此之多的PPP项目建设呢?

细细看看这些项目,有文体设施建设、有市政项目、有教育医疗卫生项目、也有基础农业项目,毫无疑问,这些项目的建设都是很必要的,项目建成后都会在一定程度上改善地方的公共服务水平,都会造福民生福利。但作为项目建设,不可避地一个问题就是“如何收回投资”。

比如投资46.67亿元的公共服务类项目有四个,包括菏泽市市民中心项目、菏泽市东南湖区城市综合开发-全民健身中心建设项目、菏泽市体育公园项目、成武县全民健身活动中心建设项目,这四个项目的盈利模式是什么?因为即使在北京这样人口众多、体育比赛很多、体育锻炼氛围很浓的城市,想让一个有较大规模的体育设施维持盈利状态也不是容易的事情。而且,如果想服务于老百姓的体育锻炼,是不是一定要投如此多的钱,以体育中心的形式进行建设呢?

除了项目盈利的问题,类似的项目建设还有其它的多方面影响。比如项目建设中的腐败问题,现在已经看得很清楚了,很多政府官员热衷中上项目,主要是看中了其中的灰色收入,项目越多、投资越大,腐败就越多;还有项目建设中的特权问题,有些项目建设名义上是“群众活动中心“、”百姓健身中心”,实际上里面有各种各样的封闭空间,普通老百姓是进不去的,能享受其中服务的都是极少数特殊群体。

另外,这些项目的融资也会带来一些影响,如果这些项目采取直接融资的方式,一旦项目运营不能带来预期的收益,向债权人约定收益不能兑现,就可能出现群体性事件;而如果采取间接融资,也就是银行贷款,经营不善则会产生大量不良贷款。当然。这类项目通常都会有地方政府通过人大决议,或者政府承诺回购,但如此操作又会在未来给当地财政带来压力。而且这些承诺会使未来的地方财政支出出现刚性,进而减弱地方政府通过减税减负的能力。

如果从更为宏观的角度观察,近几年我国贷款快速增长,货币供应量快速增长,M2与GDP的比值已经居全球首位,之所以会出现这种现象,就是因为在过去几十年中我们的贷款投资了太多的收益低、周期长的铁公基项目,由于运营效率低,资金长期难以回笼,造成投放的货币持续增加。

如果全国各地的地方政府都如荷泽这般充满“有为冲动”,那我国的贷款增长、债务增长、货币供应量增长会呈现怎样的态势呢?

似乎应该采取些措施遏制这种“有为冲动”了。

比如要求各地政府编制资产负债表,尤其是要列明或有负债;

要求各地政府明示全部应付未付的债务,包括各类应付工资、应付教育医疗支出、应付拆迁款、应付各类项目建设费用、应付办公费用,还有未决诉讼和已决未执行诉讼等;

明确项目责任制,批准项目的地方党政领导要为其负责,甚至终身负责;

向全社会公开当地的财政收入和支出情况,评估其负债能力;

限制地方人大和地方政府做出涉及回购、以未来财政收入进行补贴、偿还债务的各类决议、承诺等;

当然,以上做法似乎都偏软,似乎不能一下子解决地方政府的冲动问题,但如果不从根本上改变各级政府无所不能、无所不管的局面,不能改变政绩决定职级的现状,这些问题可能确实难以根本改变。

推荐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