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自在卷舒 > 与其关注人民币汇率涨跌,不如配置美元资产

与其关注人民币汇率涨跌,不如配置美元资产

5月19日,国家外汇管理局召开了有爱立信、卡特彼勒、阿尔卑斯、蒂森克虏伯、戴尔等多家著名外企参加的外商投资企业座谈会。会上,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与各家企业代表就外汇市场管理、外汇市场波动、跨境资金流动等问题进行了交流。

此消息一经传出,又有人传言“出问题了,肯定是形势很严峻才会开这个会”。可有什么问题呢?外贸依然是顺差,FDI依然很多,外汇储备连续2个月净增长,又重新回到3万亿美元以上。

可有些留学生家长又沉不住气了,来电话、发微信来问,人民币是不是又要贬值了?用不用多买点美元?早晚是不是比晚买好?

其实,我的观点是:与其关注人民币汇率,不如配置些美元资产。

第一,人民币汇率是非常重要的经济变量。就人民币汇率本身而言,它是人民币的价格,是影响我国与其它国家贸易、投资、资本流动、各类经济文化交流的重要变量。影响面广,而且影响力大。单纯从进出口与GDP的比值看,2016年末,美国是26.5%,而我国是34%,比例比美国还高。对国际经贸活动的影响必然会影响国内企业和国内经济景气度。正因为汇率变化的影响如此之大,其重要性自然不用多说。

第二,中央政府对汇率是有相大控制力的。对于如此重要的变量,中央政府当然要对其进行控制。那控制的能力如何呢?我的结论是很强。一是我国有3万多亿美元的外汇储备,是全球外汇储备第一大国,占全球外汇储备的30%,接近第二名日本的3倍。二是除了直接持有的这些外汇储备,在各大国有银行、国有企业还有大量的“影子储备”,这些外汇在需要的时候也可以投入市场。据估计这部分外储还有2万亿。三是我国的企业有很强的出口能力,只要国家调整外贸政策,出口就可能大幅度增长。四是政府对经济有很强的调控能力,如果政府要求进出口需要和结售汇匹配,必然会打击出口不结汇,进口预购汇的行为。虽然这些措施有侵害企业自主经营权的嫌疑,但如果出现货币危机,采取这些措施也是不得已的。当然在这个过程中,如何管理国内外各类经济主体的预期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也是一个难题。

第三,人民币还有升值的要求。现在很多人在分析人民币汇率时,总觉得人民币应该贬值。持这种结论的人大部分都是从人民币供应量的角度看的。认为近十余年人民币存在过量供给,其相对于美元的内在价值一直在贬值。这种分析从货币供给、货币内在价值的角度讲是有道理的,也是经济学教材中的基本原理。但与此相关的还有一个角度,就是从国际贸易均衡的角度。我国上一次贸易逆差是1993年,当年出现逆差701亿美元。在此后的23年,我国的外贸一直是顺差,累积的顺差已达24.75万亿美元。从另一个理论看,无论是长期逆差还是长期顺差都是不合理的,汇率都是不对的,都应该通过调整汇率实现贸易均衡。这个问题也是国际社会,尤其是美国对我国的外贸、外汇一直批评的地方。

其实,还可以从金融操作的角度看人民币汇率的控制问题。但无论从哪个角度看,我国政府对人民币汇率的控制力都是很强的。

那么是不是就不需要考虑人民币汇率问题了呢?当然也不是。

国家政策的制订通常要考虑很多因素,比如与其它国家的经贸关系问题,我们自己管理巨额外储的操作问题,还有国内经济产业结构调整等等。在某一个时期,国家有可能引导人民币升值,也有可能引导人民币贬值。对于留学生家庭来说,买外汇交学费和生活费是刚性的。如果购汇的时间点正好赶上人民币贬值,那就会无形中增加费用。另外,现在这些孩子出国读本科,甚至高中,将来肯定会接着读研究生,还有实习、工作,有些孩子还会留在国外。那做为留学生家庭,将来的生活重心肯定会朝国外倾斜,有些家庭还会考虑在海外置业,有产业的家庭会把产业扩张到国外去。因此从长远看,大家没必要总是考虑短期的人民币汇率涨跌,而可以考虑配置一部分美元资产。

尤其是现在,有些国内外的投资机构、理财机构设计了一些境外的地产、酒店、公寓、写字楼开发项目,股权投资项目,还有资本市场投资项目,美元的投资领域、渠道大大增加了。其收益率不仅不低于,而且有些产品还高于人民币理财产品。配置美元资产不仅可以规避汇率风险,而且可以真正实现家庭财产的保值增值,同时为将来的支付提供流动性。

配置美元资产应该说是正当其时!

推荐 8